益阳共青团欢迎您!
您现在的位置:益阳市共青团>> 青春榜样>>正文内容

青春与青蛙的交响曲

    【题记】他放弃了广州的白领生活,回到家乡选择与青蛙为伴,从此,青春的呐喊与青蛙的和声奏响了命运的交响曲。

青春与青蛙的交响曲

沅江市理想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王理

 

    人的生命四季中,青春,应当是最美的、诗意盎然的季节。

    在浩瀚的东洞庭湖畔的茶盘洲,我,就站在庄稼中间,指挥这场诗意的交响。

    当同龄人无法抗拒城市磁场的诱惑,无法抵挡灯红酒绿的吸引时,其实我自己都无法讲清楚,在沅江市茶盘洲这块偏僻的土地,究竟有怎样的魔力,能够让我改变人生轨迹,辞掉广州一家外资企业令人羡慕的工作,回到老家去养青蛙。

    没有梦想的人生,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躯壳。但是,在生命的进程中,因为时势的变幻,因为有来自意料之外的磨砺,我们最初的梦想,可能会遭遇坎坷,出现曲折,我们初始设计的梦想需要修改。

    我是一个1985年出生的乡村小子,我的童年和少年在农村度过,湖南农村人特有的勤奋和顽强的乡土品格,让我的梦想清晰而坚定:读书,上大学,跳出农门,远离庄稼地,进军城市,在大城市过体面舒适的生活,这不光是自己人生最初的梦想,也饱含着长辈们的殷切期待。一切实现得很圆满:用优异的成绩考入益阳市一中,接着又努力考上大学,大学期间仍不敢放松,学习刻苦,事事争当优先,年年拿到奖学金,同时还担任过院学生会主席,于是在毕业后顺利签入广州一家外企,拿到一份自己和家人都非常满意的工作。

    人生之路的选择与修正,有时候是偶然的。

    广州是一个非常包容的城市。希望就像太阳,每天都会在东方升起。在这座热闹的城市,一切似乎都比较顺畅:每月超出6000元的薪水收入,加上利用空余时间在大学城做的小生意也有声有色,还有了来自城市的爱情。

    我的梦想被设计得绚烂多彩:在大都市要拥有我自己的一片天。

    但,这一切,却像五光十色的肥皂泡,仅仅一只从农贸市场上蹦跳的青蛙,轻轻一跃,就破碎了我这青春的梦想。 

    这还得从我父亲说起。在我上高中期间,父母在城区租了一个废弃小院,稍加装修,开起了小饭店,母亲掌厨,父亲烧柴熬锅巴,提供的都是平常农村人家吃的这些乡下菜肴,桌椅板凳都很简陋老旧,客人甚至还要自己去厨房端菜,没想到,这样却让人大感新鲜,生意日渐红火,父母陆续还从老家叫了十多个人来饭店做事,在我大一时,也是父母经营饭店第四年时,我父亲决定拿出所有积蓄盘一个更大规模的餐馆,当这个决定引来了母亲的强烈反对时,父亲却得到了18岁的儿子最为关键的支持票。

    我跟我母亲说:支持他搞吧,搞了,可能会后悔,但不搞,他这一辈子都会后悔。如果失败了,儿子以后养你们!

    母亲最终妥协,父亲赢了,但结果是父亲的投资赔得很惨!不到一年的时间,新饭店就关门了,在遣散了那些老家来的员工后,带着借来的三千块钱投奔了广州的亲戚,在一个工地边开个小快餐店继以为生。

    这次生意上的失败,给我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影响,也让我对父母产生了深深的愧疚。当我大学毕业后,也来到广州,和父母生活到一起,看到父亲日渐消沉,越来越沉默寡言时,我想我必须给父亲找点事做,让他能振作起来。当时租住的房屋不远有个市场,我每天下班以后都会路过。次数多了,我发现市场上出售的青蛙不但卖得快,而且价格还不低。

    青蛙诱惑了我。这种诱惑除了青蛙本身,还有让父亲重新振作,涌动在我青春血液中的乡村情结。

    我辞掉工作,结束掉小生意,说服父亲,带着半年攒下的5万元积蓄回到老家沅江市茶盘洲镇,开始青蛙养殖。

    就像一发炮弹,从广州出发,然后准确地落在了茶盘洲镇的庄稼地里,这件事在家里炸起了轩然大波。一名在都市奋斗而且小有成就的大学生,竟然从城市回归农村,这在传统的视野和观念中,是多么不光彩的事情。

    这件事有点戏剧化。亲人们的期望值也许有些不同,为此,叔叔婶婶专门组织了一支“反对亲友团”来干预,母亲也极力反对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,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时候,撒年朝夕相处的女友也离我而去,至今记得她临走时对我说的话:“我不是灰姑娘,你也不是王子,生活是现实的,对不起!”这种打击反倒成为一种动力,我暗暗下决心,就一定要把这个事干得更好,我要证明给她看,青蛙也能变成王子。

    2009年1月,共双茶垸,风寒水冷。在众人的反对中,我和父亲在茶盘洲承包了26亩地做青蛙养殖基地。我在附近租了一间民房,条件比较简陋,蜷缩在一张嘎吱作响的小床上,所有家电就是一盏电灯,热水要靠煤炉子烧。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环境里,孤独、寂寞、压抑全都袭来。梦想注定是一场孤单的旅行,但至少我有梦想。

    来自故乡的包容,是心灵最大的安慰。茶盘洲镇位于洞庭湖下游,三面临水,属于洞庭湖保护湿地。它一年平均气温在20度左右,昆虫特别多,很适合青蛙的生长。

    2009年初夏,一切都朝着设计的目标前进。基地里的青蛙卵都已经变成了小蝌蚪。小蝌蚪再长5、6个月就是成蛙,到那时就可以上市销售了。我觉得应当给这些青蛙一个名份——申请青蛙养殖许可证。但是,当我兴致勃勃来到主管单位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时,却被一口拒绝了:青蛙是保护动物,如果有人打着养殖招牌到野外捕捉青蛙,这将是严重的生态灾难。

    在此之前,湖南省没有规模养殖青蛙的先例。没有名份的养殖,隐藏着法律风险。可时间不等人,再过5、6个月青蛙就会长大,到时许可证还没办下来,青蛙就不能出售。所有的努力和艰辛都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 我必须自救。我开始在蛙池边蹲守,只要青蛙有一点点变化,就赶紧用相机拍下来。虽然没有人要求,但是每隔半个月,我就主动把这些搜集来的证据送到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。就这样来来回回跑了8趟,终于我所做的这些收到了回报,2009年7月下旬,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上级单位,益阳市林业局和湖南省林业厅联合对基地进行了实地考察。半个月之后,我拿到了湖南省第一张青蛙养殖许可证。这第一张青蛙养殖许可证,对我来说具有非凡的意义。这使我成了湖南省青蛙合法养殖的第一人,这是幸运,也是机遇,更是一种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 记不清多少清晨和夜晚,顶着密集轰炸的蚊子观察从产卵到成蛙的全过程,通过反复试验、摸索,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,为大规模养殖奠定了基础。我跪立田垅观察青蛙活动的姿势,经常定格在朝阳或者月光中,孵化阶段我干脆把床铺搬到池边,一个晚上要起来观察好几遍。

    回乡创业,这种逆向的路径选择,让我有过困惑,有过磨砺,有过亲情的阻碍,有过爱情的创伤。但生活就是这样,苦难之后,命运总是会加倍补偿和回报。

    我逐渐摸索了一种生态友好型高效种养模式,利用青蛙的排泄物作为植物的追加肥。青蛙捕食害虫则使植物免打农药,从而实现野生青蛙和有机稻综合种养的完美结合。我的这套种养模式得到了中央电视台《致富经》、《今日农经》等栏目的多次专题报道。

    同时我们采用“公司+基地+农户”的模式运作,让周边的及全国各地养殖户掌握现代农业综合种养技术,建立了高标准的科普咨询中心,设立了24小时咨询热线。近三年来,基地共举办技术培训班90余次,培训学员1320人次,遍全国22个省份;在公司的带领下,沅江市实施综合种养的农户不断增加,而养殖户一亩地的年产值能达到3万元以上。公司运营业绩蒸蒸日上,没有一分钱贷款,没有一分钱赊账,个人财富积累也较为可观。

    命运的补偿与回报还不止这些,在茶盘洲我还收获了新的爱情,我现在的妻子——聂琼,感谢她陪伴我风雨兼程、同甘共苦。

    我很幸运,一路走过,花多棘少。努力的人很多,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样的机遇——能让努力开花结果!感谢生我养我的土地!感谢父母!感谢每一位关心过、支持过我的人!

    【编者按】“没有梦想的人生,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躯壳。” 五年创业路,一波三折。不管成功与否,王理始终坚守理想,执着前行,最终实现致富梦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