益阳共青团欢迎您!
您现在的位置:益阳市共青团>> 青春榜样>>正文内容

孤岛学校里的青春与梦想

【题记】她和他的丈夫坚守在一所孤岛学校,把草地平整成操场,折下树枝当做画笔,陪伴着37个孩子。

孤岛学校里的青春与梦想

桃江县三堂街镇郭家洲小学教师  胡叶芝

    我是来自桃江县郭家洲小学的教师胡叶芝。郭家洲是桃江的一个湖州小岛,资水绕经三堂街镇的黄泥坝山岭冲积形成,不仅是桃江最偏远的村,而且是座孤岛。从桃江县城到三堂街要翻过一座大山,从三堂街镇到郭家洲还要再过一条河。要从岛上出来,只能坐船。当地人说,这里是河鹰都不生蛋的地方。

    2007年,我和丈夫在三堂街镇一所中学任教。这年6月,在郭家洲小学任教的老师要退休了,代课老师也走了,如果没有老师,这所小学就只能撤并。可是,学校四面环水,学生如果外出读书,就要坐船过河,很不安全。镇中心校校长找不出合适的人选调去郭家洲,毕竟,年轻教师受不了这个苦,老教师不愿意去,郭家洲小学眼看就要撤并。

    期末时,丈夫跟我说想到洲上任教。他在岛上长大,退休的郭老师是他的启蒙老师,那里的父老乡亲是那么地疼爱他,他想回去为乡亲们做点事。

    说句心里话,我当时很矛盾,也有点不甘心。一来,我们是中学老师,到小学任教,外界怎么看?会不会有人说我们是在中学教得不好才被调走的?二来,我们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,奋斗了十来年,才在镇上有了安定的生活,要带着两岁的儿子去那样艰苦的地方,我不忍心。

    但是,郭家洲的孩子需要老师啊!既然选择了教师这份职业,心中装的就都是学生了。为了郭家洲的孩子们,也为了心中的理想,我和丈夫来到了这座孤岛。

    虽然早有思想准备,但当我踏进郭家洲小学的校门时,还是后悔了。学校是一栋破旧的平房,操场的草长得有我这么高。教室里臭气熏天,附近村民利用暑假在教室里养鸡养鸭,抬头看,拳头大的窟窿里能看见天空,地面坑洼不平,墙壁又黑又脏,甚至连块平整的黑板也没有。

    毕竟是年轻人,心中憧憬的都是美好,看到这样的情况,我当时就忍不住掉眼泪了,既担心岛上的生活,也心疼郭家洲的孩子。

    我们利用暑假最后一点时间把校舍整修了一番,和村民一起给房顶盖好瓦片、蒙上帆布,把墙壁粉刷了一遍,装上电灯,修好破烂的课桌椅,让学生总可以按时上课。后来,我们不停给上级打报告,汇报校舍的安全隐患,一年后,镇财政挤出3万元维修基金,帮我们修整了校舍。

    不过,修校舍算是简单的了,困难一个接一个。

    37个学生4个年级,其中1个孤儿、7个单亲家庭的孩子、60%的留守儿童,这就是郭家洲学校现有学生的状况。我们只能采用复式教学,一间教室里,左边坐一个年级的学生,右边坐另一个年级的学生,给这个年级上新课时,那个年级就复习或写作业。我从没教过复式班,很难适应,落差很大,因为以前教的是初中生,自理能力都很强,但现在面对只有六七岁的孩子,还要给他们擦鼻涕、抹眼泪,这边上课那边喊老师,那边上课这边喊老师,真是脚打手打搞不赢,有时感觉真的很累。

    我和丈夫依据所长来分工,他负责教数学、思品、科学、体育,我教语文、英语、音乐、美术。4个班在两间相邻的教室,我俩常常一节课要在两个教室里上,还要担起教务、总务、安全保卫、后勤等职责。一天下来,几乎没有什么闲下来的时间。

    我们不仅要教他们所有课程,还要解决他们的早餐和中餐。学校缺少办公经费,请不起做饭工,我们就把母亲请到学校来做饭。孩子们想爸妈了,我就把自己的手机给他们当公用电话。虽然和中学比,我们要做的事情多了,待遇差了,可是,我们爱这些孩子们,爱这份职业!我们甘之如饴!选择了把青春书写在郭家洲的湖岸上,我们就没有怨言。

    我的学生中有个叫王莹的孩子,平时上课总是无精打采,课后也一个人默默无语。原来,他父亲去世,母亲离家出走,他和姐姐跟着年过八旬的爷爷,生活非常困难。明白事情后,我马上组织全班同学为他捐款捐物。对这个孩子,我们夫妻俩倾注了更多的关爱,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。郭凯峰跑前跑后帮老人办了困难补助,帮王莹申领了孤儿证和生活困难补助,缓解了他家的经济困难,在学习上尽心尽力辅导他,在生活中一点一滴关爱他。每到节假日,我俩会把他接到家里来,给他做喜欢吃的菜并辅导他的学习。王莹有一次手摔伤就医,可是家里拿不出一分钱,我们想都没想就掏出1000元钱带他看医生。读完四年级,只能转到其他学校继续读书,最后一节课上,他哭得很伤心,拉着我的手说:“老师,这几年我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妈妈,您对我那么好,我真想叫你一声妈妈,妈妈,我舍不得离开你。”听着这些话,我泪流满面,孩子学会感恩了,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!

    郭家洲上,有我们的汗水,也有我们的泪水。

    在岛上度过3年后,儿子满五岁要上幼儿园了。我们忍痛把他送到100公里以外的姑奶奶家上幼儿园。送儿子那天,他拿着小书包对我哭着说:“妈妈我不要读书,我要和你和爸爸在一起。”我跟他说鸟儿长大了都要离开妈妈,现在谌谌长大了也要离开妈妈了。他说不对,我还这么小,还没长大呢,我不离开爸爸妈妈。晚上睡觉时,他紧紧抱着我,生怕我不要他了。其实背着他,我也不知流过多少泪。毕竟孩子还小,没离开过我们,谁舍得呢。但为了工作,我们只好舍小家顾大家。我至今都记得儿子临走时那依依不舍的眼神,我牵着他送到渡口,他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肯放,哭得撕心裂肺……

    送走孩子后,我们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中去。在这样的教学点,音乐美术是孩子们很难接触到的课程。可是,岛外的孩子学什么,岛上的孩子一门也不会落下,我们把美术课上到了小树林,把音乐课上到了草地里,把作文课上到了油菜花旁……我们希望把大自然当作另一课堂,不仅因地取材,尽量用到岛上的自然环境设计教学方案,而且多年来第一次开设了英语课,我们的教学宗旨是让学生在大自然中学、在学中感受快乐。

    7年过去了,学生成绩有了很大提高,尤其是语文,在县一级的成绩考核中,我们在几百所小学里名列前茅。其实好几次,我们都可以调走,郭凯峰早就评上了小学高级教师,前几年我也评了,不少学校找过我们。可是,看到郭家洲的孩子,想起村民殷切的眼神,想起他们送来擂茶、蔬菜、鸡蛋时的热情,我们挪不动脚步。

    而在100公里以外,儿子的沉默孤癖让我们心酸。刚上幼儿园时,老师说他很不合群,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发呆,看着别人的爸妈来接送,他还会默默流泪……在电话里听着儿子稚嫩的声音,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,有时听着听着就流泪了。每到放假,我们会把他接回岛上。回到我们身边的他快乐多了,话也多了,他甚至悄悄跟邻居讲,只要能留在爸爸妈妈身边,比收到任何礼物都开心!

    可一到开学,我们就只能把他送走,因为实在没有时间照顾他。每天早上6点,我们就要起床为学生准备早餐,每天要完成两个班级12节课的课程,下课休息时要准备下节课的内容,中午要守着孩子们吃中饭,放学后要坐船到镇上买菜,晚上要备课批改作业到深夜,周末要家访和照顾留守儿童。遇到学生感冒发烧,还要送到村卫生室去照料……

    岛上的生活有些单调,除了学生,我们没有别的。没有网络,邮差也一周才上岛一次,报纸到我们手里早就不是新闻了,有人问我,在岛上是不是很孤单,其实没有,多数情况下,我们根本没时间来感受孤单。

    虽然孩子们在这所孤岛小学快乐的学习成长,但学校很多方面有待改善,学校还是当年的日式平房,屋顶盖着的依旧是陈瓦,每到下雨时,外面大雨,里面小雨。学生们的课外阅读有待加强,课外书对他们来说几乎是奢侈品。体育设施是少之又少,更不用说电脑和网络了,所以课外活动枯燥无味。小厨房地面坑洼不平,阴暗潮湿,设施简陋……借此机会,我也想请社会各界一起伸出援助之手,帮帮我们,解决这些难题,让这些孤岛上的孩子更开心更快乐地成长。

    作为一名青年,我为理想而不懈奋斗。

    作为一个教师,我为工作奉献了青春。

    作为一位妻子,我倾尽所有支持丈夫的事业。

    “一洲一校两老师”听似童话,但我们在努力让岛上孩子生活像童话般美好,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留守儿童,让他们能像城市孩子一样,享受幸福生活,过得像童话一样美好!

    【编者按】她的心和泥土一样质朴,又如向日葵一般的热烈。她和丈夫留守年幼的孩子,是为了更多的孩子。他们放下苍老的父母,是为了成为最好的父母。这不是绝情,是极致的深情。她是最美乡村教师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